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國企紛紛“退房”為哪般,透露出啥風向?
來源: ? ? 發布時間:

浙江新聞--記者 金梁 又有浙江省屬國企“賣房”了。“賣房”,不是賣掉房子,而是轉讓出售房地產業務,退出房地產領域

一周時間里,連續有兩家國企在浙江產權交易所掛牌轉讓房地產業務。這僅僅只是巧合,還是隱藏著某種風向標?

梳理過去,浙江國企“賣房”一茬接著一茬,從早年的杭鋼集團,到去年的浙江城建、嘉凱城等浙江國企的房產子公司  出售,再到眼下的浙江國貿和農發集團。

浙江國企為何如此不待見房地產行業?

國企房產板塊紛紛尋找接盤俠

512日,浙江產權交易所官網掛牌一個轉讓項目:湖州仁皇房地產有限公司100%股權(同步償還公司所有債務)。從掛牌公告顯示,仁皇房產系國有控股企業,由浙江國貿東方房地產有限公司100%控股,而浙江國貿東方房產是浙江國貿集團旗下的房地產資產。

  浙江省屬企業通過轉讓股權的方式來剝離房地產業務,這已不是首例。

  時間往前推移4天,浙江省農發集團將轉讓浙江潤和房產集團有限公司100%股權。

如果是因為本輪房地產調控,房企轉型尋求出路,這或許還能理解。但在去年樓市熱度正高時,物產中大也打包出售15個房地產公司股權,這就讓人感到詫異了。據悉這些轉讓的房地產業務,分布在杭州、武漢、成都、寧波等城市,其中不乏有一些地處黃金地段的優質項目。更關鍵的是,這些房地產業務多數為盈利狀態。

數據為證。物產中大2015年年報顯示,其房地產開發板塊的營收為34.59億元,毛利為25.38%。隨著樓市大熱,這些項目的營收和利潤水漲船高,2016年上半年,該項業務營收為23.45億元,毛利提升至27.07%

不僅如此。去年4月,浙江城建賣掉在杭州唯一在售的兩個住宅項目;浙江商業集團旗下的上市房企嘉凱城也把股份轉讓給了恒大地產。再往前翻,杭鋼旗下的杭州紫元曾以18億元競拍下了上海黃金地塊,之后以24.7億元轉讓給了在滬房企。

如今,浙江省屬國企中擁有上規模房地產業務的已為數不多,現有的業務也已經開始整合發展。比如去年10月,省交通集團旗下的交投地產和鐵投房地產就合并在了一起。

來聽聽這幾家國企的退房理由

浙江國企不約而同“賣房”,這究竟是為什么?

咱們來看看這幾家國企都是怎么解釋的:

潤和房產相關負責人說,此次股權掛牌出讓的主要原因是去年開始浙江省國資委出臺意見,房地產業務不再作為省屬國有企業主業,要求35年平穩有序剝離房地產業務,屬于政策性退出。

2016年,借著房地產市場迎來爆發點,物產中大趁勢出讓。陳繼達解釋說,在市場形勢最好的時候出手,既能實現利益最大化,又能完成房地產去庫存的目標。

政策性要求,是國企“賣房”主因?

浙江省國資委方面表示,浙江的確有提出房地產去庫存的意見,但并沒有以指標的方式下派給省屬國企。浙江國企是否選擇“賣房”,是由企業自身發展需求所決定的,并非政府主管部門下命令決定。

“浙江省屬國企都會進行核定企業主業,在前一輪核定中還有56家國企選擇把房地產業務作為主業,而在今年初的這一輪核定中,沒有任何一家國企選擇房地產,這是他們結合產業布局和發展前景自己申報的。”有關人士透露說。

也有人認為,國企“賣房”,這更多應該歸結為市場行為。

這個說法也得到了印證。作為浙江國貿集團旗下上市平臺,上市公司浙江東方曾發布過董事會決議公告,表示將出售旗下仁皇房產100%股權。公告中表示,公司認為,目前房地產形勢為公司依照既定戰略規劃逐步有序退出房地產業務提供一個良好的契機,早日處置仁皇房產,有利于減少公司資金占用以及由此帶來的資金成本。

浙江城建在拋掉房地產業務時,沒有給出任何明確解釋。但“接盤俠”景瑞控股說,浙江城建不僅做房地產還有其他的模塊,已經有更好的發展方向。

嘉凱城把股權轉讓給恒大,原因是凈利潤虧損。嘉凱城發布公告表示,業績虧損主要受公司銷售結轉的房地產項目毛利較低,財務費用上升以及戰略性城鎮化建設投入進一步上升且尚未進入產出階段等因素影響。

其實“賣房”的何止國企。老牌房企萊茵置業剝離地產,進軍體育方向;浙江廣廈要在三年內退出房地產行業,投身影視文化業。

不論是何種因素,國企“賣房”終究是件好事。

這不僅完成了中央要求的房地產去庫存的要求,同時把投資主線重新轉向實體經濟,通過資源重配置來實現聚焦主業和企業轉型的目的。

據悉,浙江商業集團完成嘉凱城相關股權債券轉讓后,改善了企業財務狀況;物產中大轉讓之后,推動了傳統房地產業務向養老、代建等服務轉型。

 

 

任选9场开奖